立即在线报名×

只需10秒,即可快速报名听课

与专家在线沟通,获取专业解决方案

从CAP业务定制看致远的平台化之路

发布时间:2021.01.29阅读数量:999+

这两年,好像一夜之间,低代码定制平台突然火了起来,中台概念也大热,云已经从概念到架构深入到了企业业务定制之中,大风起时,热浪阵阵。

致远互联的CAP业务定制大约已经过去了10年了,路径已经发展到了第四代,我们称之为CAP4,致远互联一直致力于的业务定制是0代码定制而不是低代码,从而实现大规模业务定制和复制。

而实现低代码定制,是专门针对高端头部客户的复杂业务应用,以CAP定制为基础,结合组件、接口能力,以及可扩展的底层引擎,实现客户个性化的需求的按需定制,能够支撑业务的长期运营与发展。

结合致远互联的组织及权限、工作流和门户,以及基于业务的统计分析和BI系统,搭建组织的协同运营管理平台,让企业从信息化走向数字化,转型升级企业运营体系和管理系统,不仅仅赋能工作、业务,还成为组织整体的信息运用中台,成为组织的基础设施。

套用一句时髦的话:成为组织的信息化新基建基础设施。

从协同工作到系统业务的演化

作为协同管理软件领域的领导厂商,致远互联执着于协同应用领域,通过组织模型、工作流与单据以及门户,让组织的流程制度不再依赖于IT组织,而是由企业的办公室、职能部门、业务部门自己定制自己的制度和业务协作的信息化实现,其核心特征在于让复杂的IT术语、技术隐藏于简单的可视化流程、表单组织的流转过程之中,而流程中的角色也使用了企业管理中常用的岗位、职级、部门、人员等等日常管理者的角色描述,也就是组织中对于人的规制,通过组织中的角色和职位描述,来实现流程制度,这是致远协同管理软件的特色。

这背后的机理是协同管理软件不仅仅提供了通用的工作流引擎,还通过单据描述了流转中的数据和文字信息,结合附件、流程回复信息,形成了对于制度流程的无缝解析,从而实现了客户自己定义自己的工作流程,对于业务流程的定义所需的背景知识和技术中,不再需要复杂的计算机代码和编程。

注意,这本身就是0代码定制,不过定制的是工作流程,也就是通常的OA的功能。

基于这种结构,不仅仅适应于工作、职能部门的审批、沟通和协作,还可以应用于业务协作和业务过程,协同应用大量地渗透到了业务工作中,就是我们称之为协同业务。

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来源于协同工作流程定制的“0代码”,从而分离了IT技术和企业管理技术,而这正是现代企业分工的价值。定义协同工作和协同业务协作,不需要IT行业人士,这是一个创举。

但因为流程如此容易理解,以流程为主的业务协作如此容易使用,以至于我们常常忘记了,这是野种0代码业务信息化的工作,虽然,确实有些初级。

业务执行、决策分析和组织活动数字化实现自动化

业务的执行当然不仅仅是业务流程这么简单,虽然企业的客户服务、客户维修、企业运营的很多环节和任务,确实也都是流程化的,但仅仅有流程是不够的。

回归企业管理的本来目的和方法,我们知道企业管理的本质目的在于提升企业的工作效率,从而提升生产力,辅之以工作质量控制从而提升产品质量和服务过程的质量。达成这些目标的管理手段在于计划、组织、协调、指挥和控制,而背后是组织模型对于企业战略的承接与支撑,从而使得组织内部的协作克服市场交易的成本,通过命令链和控制链实现组织效率的提升,实现组织绩效,让1+1的协作达成大于2的效果。

这需要分析组织的业务活动、管理活动,分析组织的决策模式和决策所需要的数据,通过目标设立、任务分解并将任务与组织架构、人员匹配,实现将任务分解到具体的工作单元,从而实现将人、设备、原材料组合起来,通过可以分解为业务活动和管理活动的工作活动,实现从原材料到产品成品,市场到销售的企业运营过程。

通过企业的这些活动的分析,我们可以建立起基于组织活动、人员和任务协作的业务模型,并通过组织模型、流程、基础表单和活动的业务数据的整合,实现业务过程的信息化、数字化,并且将这些过程有机组合成为一个整体,形成可以自动化运营也就是自组织的信息化系统,而让人、设备、信息互动融合,实现自动化地业务过程和管理过程的执行、控制,并提供执行过程的决策所需的动态数据,驱动业务的高效执行。

整合业务数据并抽取指标模型,进一步,形成业务的战略决策模型,通过目标分析与任务分解,形成从目标、任务到执行过程的业务闭环,从而可能实现战略到业务执行的闭环的自动化的数字化过程。

这是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之路,通过将业务过程拆解成为计算机、软件可以理解的数字信息,让流程能够以制度为基础,模型化的自动执行,而人成为自动化业务执行中的节点。

客户、技术与市场的变化

互联网在中国的兴起与运用,更多地是2C市场的兴起,从淘宝到天猫实现了C2C到B2C,所谓互联网电商系统,本质上都是商业系统,系统的终极目标很简单:交易。稍微复杂点说就是通过信息化促进交易,而交易因为只有产品、价格等几个简单的要素,因而是逻辑和结构简单的,但需要面对众多的使用者,所以需要使用极简,体验要求极高。

这教育了中国的互联网用户,也培育了用户的互联网习惯。但企业管理包括企业运营其实非常复杂,是一个熵减系统而不是熵增系统,这么复杂的系统如何数字化和信息化,一直都是不容易的事情。

互联网技术特别是移动、云计算和iot,提供了简化这些的手段,因为手机已经可以提供使用者、时间、位置的信息,而这些信息正是企业的活动的基本要素,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时间、地点、人物的叙事结构的基础要素,通过技术的演进,已经提供的大量的支撑技术和信息。

而市场始终呼唤需要有能够快速定制业务信息的诉求,比如一个企业的销售业务活动,从策划、推进执行到完成,常常需要在数月内完成,不可能给信息化提供大量的提前准备时间。这就需要信息化的定制不能从调研、模型建设、原型搭建、代码开发、测试,然后上线调优等实现,而这些传统的信息化,只能解决一些企业管理的慢变量的问题,比如企业的收入、盈利等财务核算等所谓事后的决策和评估问题,而这些其实不是管理,做多是决策的信息支持。

所以,市场呼唤以活动、过程协作和业务协同为中心的真正的信息化软件,并且需要这种软件能够快速定制,能够随需而变,适应快速的企业运营管理、销售业务等,以赋能企业的业务过程,让企业充满活力,服务于企业的客户。这就是企业运营的信息化的本义。

0代码的大规模业务定制平台

究竟是0代码还是低代码,这是大家争议很多的问题,而大规模与定制似乎也是一个相互冲突的能力,这需要企业的信息化系统既能够个性化,也能够快速定制,也就是让定制的收益很大,而定制的速度要很快,成本还必须要很

低。

基于这样的客户运营中台建设的诉求,0代码定制其实是必须的,否则将会使得定制过程不依赖于it技术或者说it人员的能力成为空话,而这种复杂性的增加不仅仅是对人员能力的要求,而是大幅度增加了定制的复杂性。

究其原因,企业中懂企业管理、懂业务的人很多,而既懂企业管理又懂业务的人也许就不那么多了,比如既懂财务又懂销售,既懂hr又懂采购的人其实就不多,而要求信息化的建设人员既懂职能管理又懂业务,还要懂it技术,这样的人才不说没有,也是非常少了。

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和目标,致远互联提出了CAP业务定制的模型和解决方案,并经过长期的探索,实现了业务定制的规模化和快速实现。

这就是致远业务定制中台的力量,其背后是组织模型、工作流引擎、智能表单引擎、门户与空间定义,以及文档系统、知识管理等配套支撑,并通过长期研究的业务生成器定制框架模型予以实现。

设计器与运行器分离并不简单

可见,致远的CAP在很早就实现了业务的0代码定制,实际上致远互联也有大量的客户系统是我们的伙伴或者客户自己定义出来的。

而客户的这些非常好的应用模型可以复制吗?或者仅仅是授之以渔,每一次另外一家客户要使用,我们再把这个方法重新演绎一遍,实现定制。

现代企业的进步与发展不仅仅是将方法作为工具,而是将方法本身固化为工具,这就是信息化产品的本义。而将这些好的信息化作品复制,则需要对这些定制的应用进行产品化的工作,并且,如果到另外一家客户运用的话,还需要与新的客户的组织模型、业务数据进行适配,也许,还需要一些修订以适应,需要一些提升以演进并更好地使用,不仅仅是复制,而是复制并改进。


基于这样的一种结构,致远互联的CAP4实现了设计器与运行器的分离,这不是一小步,在CAP3以前虽然定义的业务包也可以导出并导入到新的客户中使用,但几乎不可修改,也不容易适配。而“设计器→业务包→运行器安装并运行、调优”这样的结构,才可以完成这样的使命。

所以,致远最新的CAP4有一个设计中心,设计中心可以设计业务包,而业务包可以导出,可以安装到没有设计中心而只有业务运行器的组织中使用,从而使得业务包可以复制。

实际上,这依然不足够。我们的管理和运营是不断改进的,运行器必须能够支撑常规的优化和配置,必须要简单,但可用,这不算太难。

但碰到组织的业务变革、组织变革,包括业务范围的扩大与收缩等,需要对业务模型进行优化,需要将当前运行的模型本身进行优化,这就需要能够反向把业务包“回炉”到设计中心进行再设计,形成业务包的“升级版本”,从而支持组织的运营系统的升级,这样的业务定制才是完整的,并且是可以长期维护等,可以随着企业成长而适应企业变化的。

相伴客户成长,赋能运营并成就企业,这样的信息化建设系统能够让企业的信息化获得长期效益,创造持续的价值,使得企业的经营和运营管理的信息化设施能够动态适应企业的变化。


而这些,是不需要代码,不需要it技术的,这是0代码定制的意义。

当然,对于一些大型客户,一些复杂的业务,CAP的描述能力依然不足够,基于业务定制的成果,进行局部的代码组件的增强,或者局部的修订,依然是一种有效的方法。

赋能伙伴,生态发展才是平台

如果仅仅是业务定制平台,这需要线下定义,需要在客户现场安装系统,而不断地来回拷贝地反复定制本身也会带来不变。

基于这种考量,致远互联开发了协同云系统,我们上线了A6+ cloud,可以让客户直接在线上运行业务定制系统。

而与此对应或者配套,我们把设计中心搬到了云上,实现了云设计中心,并且将各种业务包、组件和构件也都搬到了云上,在云设计中心也方便连接和使用这些资源和能力,从而大大地方便我们地客户业务信息系统地定制。

这些业务设计和定制能力,开放给我们的伙伴和客户,可以在云上设计、定制业务系统,并将定制好的业务包过户给自己的客户使用。也可以将业务包标准化以后,上传到协同云商城,成为可销售的业务包,从而使得其他销售伙伴也可以销售定制的业务包,这样我们的销售伙伴就升格或者华丽转生也成为了协同业务包的生产者,而生产出来的产品也可以全网销售。

进一步,我们希望我们的客户也可以成为生产者,他们的应用系统的模型,也可以标准化成为信息系统的产品,能够上架销售。

这是一种生态的结构,是一个产销者的时代,我们一起推进CAP从线下走到线上,再从线上走到线下,并实现线上、线下的连接应用,让互联网在企业应用中更好地服务于组织。

打造企业的数字化运营中台,CAP业务定制是一种有益的管理信息化实践。